JavaScript must be enabled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WP Copy Data Protect" effect. However, it seems JavaScript is either disabled or not supported by your browser. To see full result of "WP Copy Data Protector", enable JavaScript by changing your browser options, then try again.

Milly&Kalan的婚礼故事

(图文发表于《人像摄影》杂志2013年5月刊)

这是一场特别的婚礼,新娘Milly是波斯裔美国人,新郎Kalan是英裔美国人。两位新人都是老外,这在我拍摄婚礼的经历中还是第一次。但在第一次见面时,Milly用流利的中文把我吓了一跳,得知我是天津人,她甚至还问我怎么没有口音。原来Milly的父母早已定居中国,她完全是个在北京长大的孩子,Kalan跟Milly在一起后,也跟她学习了不少中文。

Milly和Kalan都是巴哈伊教信徒,婚礼选择在北京举行,是因为这里是他们相识、相恋的地方,这里有他们最美好的回忆。Milly说:“我想要一个不拘泥于任何传统,只属于两个人爱情的婚礼。”

和我们大多数人不同,他们所有人面对镜头都非常的自然,没有人刻意做什么或不做什么,甚至没有人多看我们一眼,完全无视摄影师的存在。而每一个人的情绪又都是那么丰富,既有各司其职的繁忙,又有亲友在一起的放松,还有仪式前的忐忑、紧张,而这恰恰是我梦寐以求的拍摄状态。

特别要说的是,新娘所穿的婚纱竟然是她母亲的祖母在1900年结婚时所穿的那一件,经过一个多世纪的代代相传,可以说它见证了一个家族几代人的幸福历程,承载着独一无二的价值和意义。还有那棵别出心裁的Family Tree(家庭树):古老的松树上挂满了家人的照片,包括了新人的父母,以及他们的祖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Milly对这一设计显得格外得意:“这将是一个最伟大的方式,纪念我爱的家人和那些因为路途遥远而没有能来到中国的亲人们。”除了摄影、摄像,他们没有外请其他任何工作人员,整场婚礼的布置和相关准备工作都是由家人一起动手完成。“婚礼蛋糕是我妈妈亲手做的,现场的装饰由Kalan妈妈负责。我的堂兄是个平面设计师,负责整个婚礼的流程。Kalan的姐姐是歌手,负责整场婚礼音乐的编排,并在现场演唱。我妹妹来制作和摆放桌卡,还有人负责宾客签到……全家齐动员,几乎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完成。”家族中每一个人都贡献出了自己的力量,这一切都赋予了这场婚礼不同寻常的意义。

Milly对于仪式的拍摄提出两点要求,一是摄影师不能出现在宾客的前面;二是仪式过程中不能有快门的声音。因为整个仪式环节是按照巴哈伊教的方式来进行,要做到绝对的庄重、安静。他们甚至强调说:“如果实在难以做到,我们宁可放弃仪式过程的拍摄,也不希望出现任何干扰。”我们对新人的想法表示尊重和理解,但这种情况是我们在之前的拍摄中从没遇到过的。由于机械结构的原因,尤其在非常安静的环境下,单反的快门声是很难避免的。我们把相机的连拍关闭,调到静音模式,并用隔音材料包裹住机身,躲在全部宾客的后面,尽量在掌声或者音乐响起时去拍摄,借以掩盖相机的声音,希望在满足新人要求的同时也能为他们留下尽可能多的影像回忆。

仪式开始,新娘父母、新郎父母、新郎新娘依次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一切是那么的庄重。

晚宴设在湖边,是美味的波斯式自助餐。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主持人宣布开餐时说的话 :“今天我们的主角是Milly和Kalan,所以请他们第一个取餐。”然后所有人报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新人入席。而在我们的一些婚礼上,有时仪式还没完全结束,部分宾客就已经开始进餐了,仪式之后新人还要饿着肚子向大家敬酒。

非常荣幸能够见证Milly和Kalan的人生重要时刻,祝他们永远幸福!